关系的维持、修复和解体

关系的维持、修复和解体

马草原 1,192 2024-05-04

《亲密关系(第六版)》读书笔记

十二、《亲密关系的解体与消亡》
十三、《亲密关系的维持和修复》


十二、亲密关系的解体与消亡

我们在前面探讨了《压力与紧张》、《冲突》《权利与暴力》等影响因素,如果这些影响太大让人感受到失望甚至是绝望,亲密关系就会解体、消亡。

1. 离婚率增加的原因

W20240504182207

  1. 文化影响:在父辈的时代,婚姻被视为神圣的承诺,并且人们认为离婚是一件“丢人”的事情。但是现代文化并不认为认为离婚是一件“丢人”的事情。也不把婚姻当做神圣的承诺 (主要是现代文化允许随意的同居削弱了承诺)。
  2. 经济影响:父辈的时代经济较弱,婚姻更多地被视为一种“合作关系” (表现在包办式婚姻)。而现代婚姻更多强调浪漫和激情,事实上浪漫之爱更容易离婚,参见《爱情》章节。
  3. 更高的CLalt和CL:既人们拥有更高的期望和更多的替代选择。我们在《相互依赖理论》中有深刻的探讨:当结果 < CLalt和CL时关系就会变得既不幸福又不稳定。导致CLalt升高的重要的原因是女性更高的劳动参与率,一方面女性逐渐获得经济独立这使得“合作关系” 的婚姻不复存在。另一方面提升了女性遇见吸引力更高的人的可能性。另一方面来源于男女比例的不协调,这一部分比较好理解 (既供需关系不平衡 拥有更多选择机会的一方不太会遵守承诺)。导致CL升高的重要原因主要是网络时代的认知偏差。其中包含了对自身适配价值的错误认知和对错误关系信念的信任。没错,酿成此景的罪魁祸首就是中国大陆糟糕的网络环境。
  4. 法律程序的简化:既离婚的合法化和便捷化。
  5. 离婚的遗传性:说是遗传性其实是不太正确的,实际上是由于离婚家庭的孩子更容易出现不安全的依恋类型,进而导致了这一结果。参见《依恋类型》一章。

2. 离婚的征兆

2.1. 障碍模型

还记得我们在《相互依赖理论》中所探讨的奖赏、惩罚、CL、CLalt、满意度、依赖度等概念吗。通过CLalt (决定依赖度的核心因素)来预测离婚称之为障碍模型。由于CLalt较低所以不幸福的伴侣也不会离婚,但是由于CLalt太高(超出了关系结果)即便是伴侣很幸福依然会走向离婚。一项对结婚12年的夫妻调查表明,担心孩子受苦、失去孩子的威胁、宗教规范、对配偶的依赖、对经济困境的恐惧都是认知到的离婚重要障碍。

2.2. 脆弱—应激—适应模型

脆弱—应激—适应模型是本杰明·卡尼(Benjamin Karney)和托马斯·布拉德伯里(Thomas Bradbury)提出了不稳定婚姻的一般模型。他们认为某些人步入婚姻时就带有持续的脆弱这种脆弱增加了离婚的风险

这类脆弱(易受伤害性)可能包括个体成长家庭里的不幸经历、受教育程度低、适应不良的人格特质、拙劣的社交技能或者对婚姻起反作用的态度。这些特征并不会使离婚必然发生,但它们会严重影响伴侣所遭遇的环境,还会影响到人们应对紧张的适应过程。如果伴侣足够幸运,遭逢的困难较少且较轻,即使那些应对和沟通技能拙劣的人也可能幸福地白头偕老。

脆弱—应激—适应模型认为婚姻的质量取决于我们是谁(脆弱)、我们遭逢的环境(应激)和我们应对环境的方式(适应)三者的相互作用,并且在某种程度上这三个重要的因素还会彼此影响。

20240504621122

简单来说,这个模型是说假设某些人步入婚姻时就携带一些错脆弱(比如高神经质的人格特质)。这些脆弱并不直接导致离婚,但是会影响我们对应激事件的适应能力。比如说突然遭受长时间的失业,如果是高神经性的人格特质可能无法良好的适应,频繁与伴侣爆发冲突。最终这些关系可能会走向消亡。但是如果双方不曾遭受应激事件,即便是携带了众多脆弱的伴侣也会走到最后 (不受应激事件几乎是可能的)。

2.3. 幻灭(Disillusionment)模型

幻灭模型和浪漫之爱有联系,指的是伴侣们在婚姻开始时,常常对他们的亲密关系有着美好、浪漫的看法,这是不切实际的期望 (高CL)。之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当伴侣们不再彼此努力维持可爱、迷人的形象时,现实就逐渐侵蚀了这些怡人的幻想。当人们认识到他们的伴侣关系并不像起初看来的那般美好 (事实上任何婚姻中存在的浪漫都会消退)从而会感到失落最终走向离婚 (浪漫之爱的信徒有50%在婚姻开始的4年内走向了离婚)。

这三个模型的观点都很有意义,因为它们都说明了改善婚姻、减少离婚风险的不同方法。根据持续的动力模型,困难重重的求爱引起了糟糕的婚姻,婚前干预能防止彼此有着矛盾情感的夫妻结婚,从而能避免随后出现的离婚事件。相比之下,突现的危难模型主张夫妻应当防范婚姻缓慢滑坡,出现痛苦不悦和消极否定,鼓励夫妻保持愉快、大度、关注和友善的干预措施能把离婚拒之门外。最后,幻灭模型提出对自己的爱人和关系的冷静而精确的知觉,能预防随后的失望,不抱幻想一样能防止离婚。但是对夫妻实际上是否会离婚最好的预测因素是幻灭模型。因为注定要离婚的夫妻并不总是变得暴躁和仇恨,但他们通常会失去他们曾经体验到的快乐

另外由泰瑞·奥布琪(Terri Orbuch)和约瑟夫·威若夫(Joseph Veroff)主持的婚姻早期岁月(Early Years of Marriage,EYM)项目也给出了一个重要的研究成果:贫穷可能把任何夫妻都置于离婚的风险之中

上面讨论的都是十分普遍的应激源产生的离婚征兆,但是离婚的应激源很多,且每个人都可能不同,比如(背叛、不贞行为等)。但是在最初经历了某些应激源的考验还能维持下去的婚姻,今后就不太容易受到这些因素的影响


3. 离婚的步骤

当人们的CLalt (意味着有更好的替代选择) 很高时就很容易发生离婚。

在最初的个人阶段里,伴侣一方变得不满意,经常感到沮丧和不悦。然后,接着是双人阶段,不幸福的伴侣表露出他/她的不满。接着或许会出现旷日弥久的协商、对峙或者尝试适应,这阶段常见的情感包括震惊、愤怒、伤害,有时还会出现解脱感。但是在亲密关系接近结束之际,社交阶段开始了。伴侣们公开宣扬他们的苦恼,向家人和朋友解释他们自己的遭遇,并寻求支持和理解。随着关系结束,善后阶段开始。哀痛减少,伴侣开始通过认知加工克服他们的失败,并丢弃过去的伴侣关系。重新修正、整理记忆,创造出可接受的关系历程故事(即“叙述”)。此阶段有可能发生合理化和对关系的重新评价。最后,在复兴阶段里,已离婚的“伴侣”作为单身重新进入社交生活,常常告诉别人他们的经验已经改变了他们,现在自己变得更加聪明睿智。

4. 离婚的后果

  1. 社交圈子变小:当人们的婚姻结束时,通常会失去大约一半的社交圈子(比如某些朋友和大部分的姻亲),在许多情形下,前配偶从来没有结交足够的新朋友来替换他们失去的朋友。参见《友谊的本质》一章:婚姻后普通友谊开始消退。
  2. 经济资源:离婚后女性的财务状况会恶化,男性的个人平均所得在离婚后的一年里上升了34%,而女性的收入下降了36%。所以平均而言,离婚后女性的生活标准降低了,而男性则提高了。以上是作者(美国人)的观点,其次我觉得还要补充一点自己的见解(针对中国大陆的特殊国情而言):男性离婚后经济资源普遍也会恶化,虽然收入可能会增加(原因是支持减少了)但是由于财产分割带来的巨大的损失(高昂的彩礼和普遍由男方提供的房产),整体上男性的经济资源也是恶化的。(这也是为什么我认为一段婚姻走向崩溃的损失相当于一个普通人的十年甚至更多的原因)

5. 离婚对儿童的影响

与那些父母仍维持婚姻的人相比,父母离异的儿童在青少年期和成人早期幸福的水平都较低。他们的心理适应能力低下;体验到更多的消沉和焦虑,对生活满意度较低。他们的问题行为很多;吸食毒品、违犯法律、少年怀孕、学业不良等等。如前所述,他们成人后的亲密关系也更为脆弱(不安全的依恋类型)所以离婚家庭的子女比其他人更可能离异。这些影响一般不是很严重,但却是确凿无疑的。

看起来离婚对儿童百害无一利吗?并不是这样的,实际上任何能干扰或削弱养育儿童的应激源(包括离婚)都会产生有害的影响 (双亲应激模型的观点)。所以真正影响儿童的是抚养质量,如果父母之间的交往尖酸刻薄且充满冲突只会给儿童更高的焦虑。如果离婚后能改善儿童的焦虑,并得到关爱、可靠和持续的养育,免受父母冲突的戕害,他们就能幸福地成长。所以这种情况下离婚是有益的。



十三、亲密关系的维持和修复

本章是最后一章了,主要探讨一些维持和修复亲密关系的实际行动。“知识就是力量”,我们在更好地理解了亲密关系之后,就能充分地做好准备,防止某些问题并轻松地克服其他难题。

本章主要围绕两个问题:

  • 伴侣如何持续他们的满意度?
  • 如何干预以恢复止步不前的亲密关系?、

1. 亲密关系的维持

1.1. 保持忠诚

保持忠诚、保持忠诚、保持忠诚。无觉得无需多解释了,忠诚和负责是任何人就应该具有的基本品质 (如果你觉得有被冒犯到请自我反思,我始终认为忠诚和负责是做人最基本的素养)。

1.2. 保持平等、尊重和爱

我们在前面的章节探讨过冲突,我们都能理解为什么冲突无法避免。但任何情况下都不应让争吵变得刻薄、讽刺和粗暴 (不要对伴侣不尊重)。另外还有个显著影响亲密关系 (尤其是婚后)的因素就是是否能平等地分配家务。最后,请经常性的表达出你的爱意,不要闷在心里,说出来!

1.3. 认知维持机制

我们在《社会认知》中讨论过积极错觉。请使用积极错觉来看待你的伴侣,既彼此理想化并尽可能以最好的眼光来看待他们的亲密关系。认为伴侣的过失相对地无关紧要,关系的缺陷相对地无足轻重,伴侣的不端行为也视为无心之失或一时冲动而不放在心上。伴侣一般都清楚我们在美化他们,但往往希望我们这样做。而作为回报,我们也从伴侣那里得到同样积极、善意的认知评价,这就是双赢!所以只要积极错觉不太离谱,这些玫瑰色的知觉就能让伴侣们偶尔的过失容易让人接受,从而有助于保护他们的幸福。

1.4. 行为维持机制

首先高承诺有助于亲密关系的幸福,高承诺的人常常愿意为亲密关系做出各种个人牺牲。其次提高自身的自控力,高自控的人更少的发脾气和出现暴力。伴侣双方越能自控(也就是说,他们一起明智决策和正确行事的能力越大),其亲密关系通常更顺利、更满意。最后也是最简单的一个行为维持机制就是玩乐。当伴侣能一起参与新异的、具有挑战性的、令人兴奋和快乐的活动时,他们通常会感到满足。简而言之,伴侣能一起玩乐就能更长久地在一起,也更亲密 (与那些亲子活动类似?)。

那些热衷于徒步旅行、骑车、跳舞或者参加音乐会、演讲和演出的人,比那些只是待在家里看电视的人,认为他们的婚姻质量更高。抽出时间进行富有创造性的玩乐有益于亲密关系

1.5. 不要制造落差

以上任何一种维持机制都需要坚持终生,任何一种机制突然暂停都会带来落差。最终结果会逐渐低于CL。这会导致我们的亲密关系变得危险,所以千万不要制造落差,坚持到底。


2. 亲密关系的修复

由于自我服务偏差的影响我们往往很难意识到自己对当下关系困境所起的推动作用。这时候第三方的旁观者对我们关系的知觉往往比我们更冷静和公正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但是这个第三方的旁观者不能是任何一方的很好的朋友 (无法维持客观公平)。其次就是在亲密关系的科学中学习和改进,比如我们学习的这本教材级读物:《亲密关系》。

最后,如果个人已经没有能力干涉恶化的婚姻时请积极寻求婚姻治疗。双方都要尊重和信任他们的治疗师。他们往往更专业、更权威。


坏的比好的更有分量!坏的比好的更有分量!

保持高自制力,不要破坏亲密关系。更不要依赖任何关系修复机制